明星們為何喜歡成立工作室?揭秘避稅運作方法

金凱元作為財務行業的領軍者,多年來解決了1000多家企業財務問題。不僅幫助老板 注冊公司 ,更能幫助企業梳理財務構架、搭建財務體系、建設財務團隊、進行 納稅籌劃 、享受最新
金凱元作為財務行業的領軍者,多年來解決了1000多家企業財務問題。不僅幫助老板注冊公司,更能幫助企業梳理財務構架、搭建財務體系、建設財務團隊、進行納稅籌劃、享受最新的優惠政策,深度解決民營企業財務難題,為企業的財務安全保駕護航!

近日范冰冰的陰陽合同事件沸沸揚揚,國稅總局和無錫地稅也都發聲要深入調查,具體結果還需稍待時日,不過查了一下發現涉事明星們都愛成立工作室。

新鄉工商注冊



比如,范冰冰,有,美濤佳藝(上海)影視文化工作室、無錫美濤佳藝影視文化工作室,均為個人獨資企業,出資均為50萬,投資人為范冰冰,行業為商務服務業。
馮小剛,有,北京一帆風順影視文化工作室,個人獨資企業,投資人為馮小剛,出資30萬,文化藝術業。
劉震云,有,劉震云(上海)影視文化工作室,個人獨資企業,投資人為劉震云,出資50萬,商務服務業。
葛優,有,北京山外有文藝創作工作室(普通合伙),合伙人,商務服務業。
就連小崔,也成立過上海崔永元文化傳播工作室(有限合伙)(已注銷),還是,知彼(上海)文化傳播工作室(有限合伙)、那維(上海)文化藝術交流中心(有限合伙)等合伙企業的合伙人。
這么喜歡工作室,且都是個人獨資企業和合伙企業的模式,其中必有蹊蹺。據北京商報文章,
“很少有片方或者經紀公司會直接把片酬打到演員的賬戶中,因為這樣對于演員來說會很不劃算”。制片人王亮表示,根據個人所得稅起征點規定,當個人全月應納稅所得額超過8萬元時,稅率是45%,這也就意味著扣除這區區8萬元后的片酬,有近一半要進行上繳。
因此,如今大部分的片酬都不是經紀公司直接給明星發“工資”,而是經紀公司與演員工作室有協議,經紀公司需要根據協議把一部分片酬打入演員工作室。
“對于整個行業來說,此次崔永元在微博曬出的陰陽合同,只是冰山一角,明星通過各種途徑避稅,絕非個例。”制片人索先生告訴北京商報記者,為了逃避稅收,明星會在“納稅”二字上做足文章,在此過程中,包括明星個人工作室、明星成立(或參股)的一系列公司,都成了明星避稅的利器。
“舉例來說,明星A某通過自己名下的工作室參與了某部影視劇演出,制片方把片酬會直接打到A某名下的工作室,如果數目相當可觀,這筆錢會以理財或者投資的名義,再次轉入到A某成立的C公司,進入到C公司后,這筆錢會轉入到A某參股的D公司,依次類推,直到經過核算后,需要繳納的稅點為最低,甚至為零時,再通過現金、置業等的方式轉回至A某及其相關利益人的賬戶中。”索先生直言,“在此過程中,會有非常專業的理財顧問,甚至是專業的第三方財稅機構,進行操作,確保萬無一失”。
除此之外,還有一種時下比較常見的方式就是股權分紅模式。王亮直言:“尤其在電影市場,我們通常會發現一部電影的背后,有許多都叫不出名字的公司,這些公司就如曇花一現般,在一部電影里出現過一次,然后下次就再也見不著了,這些公司有時候就是明星自己成立的公司,甚至是為了一部影片,而臨時注冊的公司,作為投資方進入到整個電影項目,以方便明星日后走賬。”
“以演員C某為例,假設最初談好的片酬是3000萬元,那么與片方簽訂的對外可公布片酬金額也許只有1000萬元,C某的子公司還會以入股投資的名義,和片方簽訂一個投資合同,而剩下的2000萬元片酬,就會以最終影片票房分紅的方式進入到C某的子公司。”王亮如是說。
“如今這些明星名下的工作室或者公司的注冊地,往往都在外地,他們在選擇注冊地的時候,通常考慮的惟一條件就是當地的稅收優惠政策。有些地方為了吸引公司進入,會提出一系列的稅收優惠減、免政策,許多明星及其幕后運作團隊,正是瞄準了這個避稅的機遇。”影評人劉暢強調,“這也能在一定程度上解釋,為什么如今國內,有那么多甚至連一部作品都沒有,卻營業收入超高的影視公司出現。”
摘了以上這么一大段,其實就是一個意思,現在明星們避稅已經升級到了2.0、3.0階段了,以往現金拿報酬、或通過公司明目張膽的偷漏稅等方式已經過時了。即使是支付報酬方企業也要考慮綜合成本最低,也要考慮合規發票入賬,甚至像華誼兄弟等已經是上市公司,支出必然要求形式上合規,甚至會幫著演員做稅籌,所以陰陽合同至少也是踩著稅法灰色地帶走的。
不過,北京商報的文章提到了明星們好幾個避稅大招,我簡單猜想如下,如有雷同,純屬巧合:
1、利用個人獨資企業或合伙企業的個稅核定征收。個稅最低可到收入的1.75%(商業,應稅所得率5%)。以上明星們的工作室基本上都是個人獨資企業或合伙企業,很多地區基本可以享受核定征收,也就是說,明星們如果取得1000萬的勞務報酬(暫不考慮增值稅),個人取得需繳納319.3萬的個稅,而通過工作室收取,投資人僅需繳納16萬個稅,相差近十倍。
而且關鍵是,這是不合理但合法的納稅方式,稅局查到也不好說什么,可能采取的措施是,相關業務適用核定稅率不對,比如改到其他3.5%(應稅所得率10%),或娛樂業7%(應稅所得率20%)。或是由于業務收入巨大,取消核定征收。
2、當地的財政優惠政策。比如上海、無錫等地工作室聚集,除了核定征收比較容易外,當地政府基于影視產業聚集可能還會出臺更優惠的財政返還。比如個稅、增值稅繳納后,當地財政返還一定比例,優惠再優惠,簡直好極了,而且也是合法政策。可能存在的問題是,是否就財政返還再申報繳稅。
3、當地的稅收優惠政策。稅收優惠由地方不可自定,須有財政部、國稅總局發文。比如說影視公司喜歡的霍爾果斯,公司取得第一筆收入開始免征五年企業所得稅,五年后再免征五年企業所得稅地方分享部分。影視就屬于優惠目錄,今年以來當地已經開始加大清理虛擬注冊的力度,但原則上對以往事項也無法定性偷漏稅。
4、投資架構設計和資本運作。通過自己的公司或合伙企業、獨資企業投資分紅等方式甚至更高級別的資本運作,稅收成本已經不是明星們最重要的考量了,資本市場上賺錢,有何止幾千萬,那都是以億元計算的。
比如趙薇,早已經在資本市場上賺的盆滿缽滿。
比如馮小剛,去年大熱的《芳華》背后就有和華誼兄弟的資本市場對賭,2015年年底,華誼兄弟以10.5億現金收購東陽美拉股東馮小剛、陸國強合計持有的70%股權,而東陽美拉僅是一個剛成立兩個月的空殼公司。
當然這一塊可能的稅務問題就是,股權轉讓等是否按規定繳納個稅了,這一塊動輒上千萬上億的稅收,利益實在太大,不排除很多人鋌而走險。
 
 
總結一下,有劉曉慶的偷稅案教訓,現在的明星們早已經當起了大老板,不僅吃穿住用行都可以在公司里合法支出,投資架構設計、稅務規劃應該也都是高人指導過的,基本上不會太多稅務問題,合法合規避稅開起了公司、工作室,做大了還可以享受資本市場的紅利,雖然如我等平民對富人們交稅如此之少實在憤怒,但他們合法合規搞籌劃鉆漏洞也算是社會步入法治化的體現。
當然如果偷逃稅,而今稅局的金三系統和朝陽群眾都是很厲害的,不過吃瓜群眾們想看明星們入獄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了,現行刑法規定,逃稅罪“經稅務機關依法下達追繳通知后,補繳應納稅款,繳納滯納金,已受行政處罰的,不予追究刑事責任”,所以這事件最嚴重也就是個錢的問題,拍兩部戲就回來了。